生死流離之間的小小記憶~~轉載蔣勳"鴨頭丸帖"

 

 

4c69db7dg7222116e7e77&690.jpg  

 

蔣勳 的畫作 :【 少年 悉達多】

 

 

 

蔣勳, 作家,詩人, 畫家, 教導藝術之美的牧者,

在我念大學時, 蔣勳老師是該校藝術學院的院長,

蔣勳最近寫了幾篇講中國書法裡的【帖】 的散文, 很有韻味

我向蔣勳老師先借1篇來這裡刊登

 

非常謝謝蔣勳老師.

 

本文也可以在 2009.8.14 的[中時電子報]找到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題 : "鴨頭丸帖"

作者 :【蔣勳

 

 

 

     「帖」是書信,是生死流離之間留下的一些小小記憶。幸好有「帖」這樣的文體,使我們在「忠」「孝」之餘,還有平凡日常的生活可以記憶。

     許多年來,很喜歡讀帖。有時候不是為了書法臨摹,只是讀,沒有什麼目的,把晉唐人的帖拿在手上把玩。


     二十幾年前,常在臺靜農老師家喝酒。喝了酒,他喜歡談「帖」,有一搭沒一搭隨意談,沒有章法。

     有一次,也是酒後,臺老師拿出一卷王獻之的「鴨頭丸帖」,指給我看,說:「就這麼兩行。」

     說著又喝一口酒,再加一句:「也不見怎麼好。」

     王獻之「鴨頭丸帖」是傳世名作,光是上面大大小小的帝王玉璽、收藏印記、名家題跋,就夠嚇唬人。一旁正襟危坐初來臺老師家的年輕碩士班學生顯然愣了一下,對老師這麼一句「也不見怎麼好」不知怎麼接腔。


     我讀帖的經驗很感謝幾位老師,其中印象最深的兩位就是臺老師和莊嚴老師。

     他們讀帖都喝酒,喝到酒酣耳熱,談起帖來,與平日嚴謹學者的嚴肅完全不同。「酒」加上「帖」,使他們更像詩人,不像學者。

      他們酒後談帖的語言,也不像論文,更像《世說新語》,有一搭沒一搭的手札筆記,連詩的格律做作也沒有,只是平白日常的短訊,卻貼近生活。通過他們,我似乎更了解了魏晉。


     碩士班學生拘謹,臺老師自顧自喝酒,我就跑去讀帖。

     鴨頭丸帖」收藏在上海博物館,臺老師給我們看的是日本二玄社製作的複製品。二玄社複製古書畫很專精,幾可亂真,有老師傅的眼光和手工,現代電腦分色科技的複製也還是望塵莫及。


     「鴨頭丸故不佳,明當必集。當與君相見。」  十五個字。

     「鴨頭丸」是一種丸藥,醫書上說「治溼熱、腹腫」。

     王獻之的帖常常提到藥,有名的「地黃湯帖」裡提到的「地黃湯」也是一味藥。


     「帖」多是朋友間互相問候的短信,很容易問到「天氣如何」、「身體好不好」這一類的話。回信的人也自然回答「快雪時晴」(下了雪又放晴了),或者「鴨頭丸故不佳」(抱怨丸藥不好)這一類的句子。


     傳統知識份子受儒家影響,言必孔孟,記得從小教科書裡選讀的文章都是〈正氣歌〉、〈陳情表〉。  人被逼到絕望之處,發揚出「忠」與「孝」的慘烈堅貞,十分感人。但在日常生活中,並沒有太多機會完成那樣壯烈的「忠」與「孝」。

     〈正氣歌〉是要亡一次國才能有的文章。從青少年天真爛漫年齡就開始背誦〈正氣歌〉,總潛藏著做不成「烈士」的遺憾與悲哀。

     莊嚴老師與臺靜農老師是經歷過這類感情的,然而在長達三、四十年南方的歲月,他們喜歡的文字似乎不是〈正氣歌〉,而是南朝文人彼此問候的短信。


     我喜歡歐陽修對「帖」下的定義:「所謂『法帖者』,其事率皆弔哀、候病、敘睽離、通訊問。施於家人朋友之間,不過數行而已。」

     「帖」是書信,是生死流離之間留下的一些小小記憶。


     公元三一一年,永嘉之亂,山東琅琊王家在戰亂中逃到南方,那時候王羲之大概十歲左右。他的「快雪時晴帖」二十八個字只是記憶了南方歲月某一個冬天大雪過後的放晴。他的「奉橘帖」:「奉橘三百枚,霜未降,未可多得」十二個字,也只是送橘子給朋友附帶的一紙便條。

     這些「文章」是不會被選進《古文觀止》的,但是它們以「帖」的形式流傳了下來,「逸筆餘興,淋漓揮灑,或妍或醜,百態橫生」(歐陽修語)。


     幸好有「帖」這樣的文體,使我們在「忠」「孝」之餘,還有平凡日常的生活可以記憶。

     幸好有「帖」,酷暑揮汗,「鴨頭丸」雖然不佳,「當與君相見」五個字還是韻味無窮。

 






TsaiKangY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兔子狼
  • 好!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