慾望可恥嗎 ?--侯文詠平反《金瓶梅》

 

4c69db7dg6e705fde8fe3&690.jpg 

 

PHOTO by : EMI ANRAKUJI

 

 

我朋友'作家侯文詠'最近很迷[金瓶梅] ' 常用[金瓶梅]裡的人情世故來煩我們之外呢'他也沒有要放過他親愛的讀者們 '


他已經在台灣出版了《沒有神的所在——金瓶梅私房閱讀》,侯文詠在他博客上刊了這篇[金瓶梅私房閱讀答客問] '是在台灣的讀者提出的問題和侯文詠的回答'以下是我摘的內容'

 

 

*請問金瓶梅的女人和紅樓夢的女人相比, 哪些可以互別苗頭?

 

侯文詠回复: 無法比較欸。我對《金瓶梅》的女人比較熟,偏愛就比較多。可是我又是那種說話喜歡看起來很優雅、一點都不偏心的調調。

不過 我倒是有一個有趣的想像。

台灣的鰻魚出口日本時,很容易在運送過程中因缺氧變得奄奄一息,導到大量的死亡。後來聰明的人就發明了一個辦法。在鰻魚群裡放入泥鰍。一隻好動泥鰍會惹得全部的鰻魚動盪,空氣充分流動的結果,使得所有的鰻魚全部可以存活。

如果可以的話,我很想把潘金蓮放進大觀園。看看會發生什麼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**為什麼想寫這本書,靈感為何?又或者是什麼樣的事呢?

 

侯文詠回复: 一、因為很好看。

二、因為《金瓶梅》跟我們這個時代太像了。
三、因為它既顛覆又叛逆,寫人不敢寫,想人不敢想,問人不敢問的問題。這些想法,放到我們這個時代依舊叛逆、前衛。 四、最後,《金瓶梅》固然有床戲但實在不是淫書。看它一直被誤解,覺得很不平衡。

任何一個理由,光是一個都已經夠吸引我了。何況有至少四個。


 

 

 

**你覺得金瓶梅除了其本身的文學價值外,還有什麼跨時代的影響嗎?

 

*侯文詠回复: 《金瓶梅》思考的問題是超越時代的。

人用理性創造出來的世界真的是完美的嗎? 這些用理性的極致所規範出來的宗教、倫理、道德、法律……真的是對的嗎? 人的慾望真的是可恥的嗎?真的那麼必須壓抑、不堪嗎?

這些『大哉問』的前衛性,不只超越它自己的時代,它甚至超出我們現在的時代一百年以上。

 

 

**閱讀這本書的時候心裡在想些什麼呢?有時候閱讀,會巴不得自己成為書中活靈活現的人物。人類在現實生活中總是壓抑得很辛苦。是否,也曾經想過要成為書中的哪個人物呢?


生活的辛苦原來是不分過去、現在的。因此,《金瓶梅》不是一本用來逃離現實的書。它反而帶你更進入現實的核心。 故事裡的現實和我們生活裡現實,簡直是可以平行對照的。  侯文詠回覆:

 

   想著, 讀完了《金瓶梅》,見過那麼大的波濤洶湧之後,回頭看我們自己的現實人生,覺得沒有不同。理解了那是人生滋味的一部分。於是,很多過去覺得過不去的事,就開始變得可以笑笑看待。

 沒有想過要當書中的那個人物。 《金瓶梅》讓我明白。我們都是自己,也是別人。明白這個道理的人,光是自己,也就夠忙的了。

 

 **您好, 我想請教一些和金瓶梅無關, 卻十分重要的問題: 為什麼惡德醫生那麼多呢? 為什麼就醫的感受常常是毫無尊嚴的呢? 身為亟需幫助的平民百姓, 為什麼要像待宰羔
羊一樣被醫療系統甩來甩去呢? 醫療技術人員為什麼總是高高在上? 您身為文化人又了解醫療體系, 請為我解惑吧!


侯文詠回复:


人創造制度,但這個制度又反過來吞噬人。醫療人員看起來高高在上,但他們也和病人一樣,在這個制度裡覺得不舒服、痛苦。 (讀過[白色巨塔]應不難理解我的意思)



為什麼人不能創造出一個理性、又適合人性的製度呢?這牽涉到原來人是非理性、有慾望的動物。這樣的動物把自己規範在理性的製度下,問題當然很多。於是不管是政治、金融、教育、甚至是醫療,我們看到了太多表面說一套、私底下又是從另一套…

 

這並不是和《金瓶梅》無關的問題。

 《金瓶梅》談的正是這種事。
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TsaiKangY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