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戀到絕望,為顏忠賢書寫的序

 

為別人的書寫的序 ( 之1)

 
*{ 超渡那些夢 }*

 

壹)

在愛情上,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要吝嗇。

 
因為我很濫情。

 
以我濫情的程度,去對待人生中每一種我可能「掉進戀愛」的東西,我一定會疲於奔命,累死。

 
所以我就養成了習慣,常常冷冷的望著我勢必會暗戀、勢必會暗戀到絕望的對象,完全不動聲色。


「……等你也愛我的時候,再說罷……」我這樣絕望又甜蜜的想著。

 
可是顏忠賢不是這樣懦弱的人。


顏忠賢一愛就愛得大呼小叫,愛得手舞足蹈,愛得────照上海人的說法────「熱昏」。


愛得熱昏的地步,他就開始給電影寫情書。


情書,有一些宿命的特質──呼吸急促、時時想跳出信紙來觸摸對方、纏綿、纏綿到結束不了、只


有在精疲力竭時才不得不爾的結束。


情書很難寫得簡潔超脫,除非動筆的是個十分自戀的情人。

 
顏忠賢這本《電影妄想症》收的文章,什麼形容詞都可能得到,就是得不到「簡潔超脫」這四個

字。相反的,他會得到「繁複沈淪」四字。

戀愛,能愛到「沈淪」、愛到「不能自拔」的人哪──我羨慕得要命。

 

 

 

 

貳 )

 

台灣讀者能讀到的影評,通常篇幅比較短。這是寫影評的人,為了配合報紙刊登的需要,養成的專

業習慣。

短短的影評,寫得出重點,比較寫不出熱情。所幸像《影響》這樣即使不年少也依然輕狂的雜誌,

為顏忠賢這樣的電影寫作人組起了一個狂熱份子的俱樂部。這麼說吧,在別處被當成是發病的電影

妄想症,到了這裡立刻變成炫美的奇觀舞劇。

瘋子給瘋子鼓掌,悲憫著「外面」那些活生生錯過好戲的平民百姓。


我當然也瘋,只不過我是比較冷靜的瘋子罷了。


而顏忠賢,居然以「瘋」為表演業了。
閱讀《電影妄想症》裡的文章,彷彿是探出身子去張望一個「與我們的世界平行存在、邏輯周密疾

速旋轉、不知所終」的宇宙。
詛咒,成為稟賦。

 

 

 

 

參 )

 

 

 


拍出來的電影,是牢籠裡的夢。

 
一部電影初發想時,骨肉未勻,生機盎然。

 
可是,只要一旦進入製作階段,那就是夢想不斷折損和剝落的過程。

 
看見了應該拍好、結果沒拍好的電影;看見了應該由甲來主演、結果被乙演砸了的電影時,我們的

夢也都會折損、剝落、感冒、拉肚子。

戀愛電影的顏忠賢,如何面對這些電影夢剝落折損的碎片、如何面對這些夢的病容?

 
他就超渡了它們,讓它們歡欣放肆的進了下一個輪迴。


且在顏氏忠賢的夢之牢房中,流涎再狠活一陣吧,爾等體溫滾燙的夢之虛魂啊。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TsaiKangY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4)

發表留言
  • 薇子
  • 像很不错的一本书。谢谢康永推荐。
  • 小鳥先生
  • 好深好深~我得想想啊。。。
  • 蛋頭
  • 康永哥寫的序也可以出一本書啦 ,
    寫的很好哦~
  • 阿弟
  • 康永哥你這個人很讚啦
  • 邱先生
  • 有你寫序的書,會讓人非常信賴,很自然就想將書從架上取下。
  • ricci
  • 顏忠賢是很厲害的作家哦~
  • 漢寶寶
  • 這序好精彩 酷~
  • lily
  • 你好會寫喔
  • 小賀
  • 哦~好長
  • nicola
  • 你的"叁"跟最近的<NINE>很像, 導演說每個意念寫出來之後都會經歷死亡, 拍出來以後會死掉, 唯有在剪接室裡, 當這些吉光片羽互相交接的時候, 某些意念又活過來了.
    電影中的符號學, 都不過是意念的皮囊
  • guochong1988
  • 特地跑到台湾的部落格来看你哟~
  • 小孩
  • 啊 我也想跟你一樣聰明啊
  • :DD
  • 恩 我也是的 跟11楼的一样
  • misty5252
  • 暗戀真的是件身心疲累的事情,常常想要不顧一切的大聲說出來,可我沒有這種熱昏的勇氣~~覺得自己太渺小了,怕他看不見~~~如果真心喜歡,無論他是那麼遙不可及,也可以大聲說出來嗎?